<cite id="6be4w"><span id="6be4w"></span></cite>
  1. <rt id="6be4w"><optgroup id="6be4w"></optgroup></rt><cite id="6be4w"><li id="6be4w"></li></cite>
    <cite id="6be4w"></cite>
      <cite id="6be4w"><span id="6be4w"></span></cite>
    1. <rp id="6be4w"><meter id="6be4w"></meter></rp>
    2. <rp id="6be4w"><meter id="6be4w"></meter></rp>
      <tt id="6be4w"><form id="6be4w"></form></tt>

    3. 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新冠肺炎疫情下日本政府的內憂與對策
      2020-03-14 20:31 作者:李玲飛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李玲飛

      2月26日,針對日本國內可能急速擴散的新冠肺炎疫情,日本首相安倍發出“自我約束”呼吁(“自肅要請”),希望在未來兩周里,全國范圍內的各類體育賽事、文娛活動等集會能夠終止或延期舉辦,勢必要辦的則盡量縮小規模,以防止聚集性疫情發生。翌日,“要請”的內容又擴展至公立中小學校,中央政府呼吁:從3月2日開始,全部小學、初中、高中以及特殊教育學校采取臨時停課措施,停課時間與3月下旬春假銜接,將持續1個月左右。

      如今兩周已過去,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數據,截至3月14日,日本全國47個一級行政區,已有35個都、道、府、縣出現確診病例,國內確診病例由2月26日的171人增至746人(不含郵輪乘客感染者),死亡21例。在這些確診病例中,有近兩成的感染者屬于小型音樂現場(Live House)的聚集性集團發病,僅在大阪市的4個Live House,已統計出79名觀眾確診感染新冠肺炎,這些觀眾來自多個不同地區,也因而成為疫情在全國擴散的“主力”。

      引發聚集性疫情的演出,大多是在2月中、下旬政府呼吁“自肅”之前舉行的,很多民眾因此批評政府防疫不及時:如果能在本土疫情出現之初就加以控制,便不會出現如此窘迫的局面。

      實際上,如何有效勸說民眾采取約束性措施,預防感染和疫情的擴散,是日本政府需要面對的最直接的內憂。無論是賽事和活動中止,還是學校停課,都無法律依據支持,也因而無法以命令的方式或采取強制性措施,對可能導致聚集性疫情的活動加以禁止。另外,回顧本土疫情出現早期,民眾尤其是年輕人的態度和反應,即使政府提早呼吁,也未必能得到有效的響應。

      民眾“撞了南墻才回頭”的心理特征為政府疫情的早期預防工作增加了不少難度。不過,“亡羊補牢”來得也快,聚集性疫情出現后,電視等諸多媒體,便出現了鋪天蓋地勸導年輕人別觀看演唱會、別去“卡拉OK”的聲音,而上至全國性大型比賽,下到地方小型節日祭典,也紛紛取消或者延期,此前一些明確表示不打算響應中央政府停課號召的地方自治體,也馬上制訂了休校停課的方案。

      但從整體上看,日本民間對待疫情的重視程度仍頗顯“佛性”,在一些確診病例不多、疫情不重的地區,仍有大量不戴口罩的民眾出入公共場所,學校停課期間,相約出門逛街或游玩的中小學生也不在少數。

      1584189545898457.png

      日本福岡縣福津市禊池公園觀賞錦鯉的游客,在疫情不嚴重的地區如福岡縣,戴口罩的人并不多。拍攝時間:2020年3月8日。

      3月10日,鑒于未來1~2周疫情可能急速擴大的趨勢,安倍發表講話,呼吁全國性的“自我約束”措施延續10日。隨后,內閣提交的《新型流感等對策特別措施法》修正案,先后于眾議院及參議院通過投票得以通過,于3月14日正式實施。修正案賦予日本政府在向國會報告的前提下,針對危及國民生命與健康,以及國民生活與經濟造成重大影響的傳染病疫情發布“緊急事態宣言”的權力,政府可根據情況,采取限制外出、停課、停業等要求或強制性措施,并可根據防疫需要,“征用”土地、醫療設施、藥品與食品等。

      1584190242152625.png

      安倍呼吁將“自我約束”期間延續10天的電視講話。來源:FNN新聞截圖。

      相對于說服民眾配合預防疫情擴散,政府通過宣布“緊急事態”而采取的停工、停業、停學措施,將會給日本經濟帶來怎樣的沖擊,是日本政府最大的內憂。受中美貿易戰、消費稅增稅以及臺風和暖冬等原因影響,日本經濟在 2019年表現萎靡不振,四季度實際GDP增長率同比下降1.8%,2020年1月,景氣動向指數延續“惡化”基調。

      新冠肺炎疫情在日本國內擴散加劇了這種經濟“不況”的趨勢。據《日本經濟新聞》組織的經濟學家14人團隊預測,由于國內個人消費萎縮、投資劇減,以及經濟發展前景不明,2020年一季度日本GDP增長率將持續下落。在《特別措施法》修正案于參議院通過的同一天,東京股市全面下挫,日經平均股價盤中跌破17000點,1周間下跌幅度創下了歷史紀錄。

      日本的旅游與零售業成為新冠肺炎疫情最直接、最大的受害者。早在1月末,北海道等地觀光酒店開始大量停業,多個溫泉旅館由于游客激減而無法維持運營,各地大型免稅店在中國傳統春節期間門可羅雀,銷售額慘不忍睹,“白色戀人”等過去熱銷的特產禮品宣布因滯銷而停產,諸如此類的悲觀消息陸續傳出。

      2019年,日本旅游業吸引外國游客接近3200萬人次,訪日消費近5萬億日元(約合3250億元人民幣)。據日本觀光廳統計,2020年1月,訪日游客數量同比下降1.1%,2月份主要觀光客源國中、韓往來日本航班減少80%,按目前情況,日本政府2020年外國游客數量突破4000萬人次、旅游消費突破8萬億日元(約合5200億元人民幣)的預期已然無望。

      同時,東京奧運會延期甚至取消的傳聞也甚囂塵上。3月12日在希臘開始的東京奧運會圣火傳遞,也由于疫情原因,于14日(日本時間)宣布暫停。盡管日本奧組委官員不斷申明沒有推遲乃至取消東京奧運會的可能性,但是以疫情在世界范圍內擴散的速度和程度來看,在奧運會開幕前有效控制疫情并恢復全球信心難度非常大,東京奧運會如期順利舉行的可能性則越來越小。

      其他行業的景況也不容樂觀。一方面,受學校停課、個人自由活動減少、企業遠程辦公、工事減少等原因影響,相關的學校配餐及相關的農產品供應、交通運輸、建筑等行業均出現程度不同的經營困難問題。另一方面,日本國內消費需求也隨之減少,消費者信心較上月惡化。2019年10月消費稅提高至10%,已經在相當程度上遏制了日本國內消費需求和消費者信心,意料之外的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不確定性如火上澆油,進一步打擊日本的國內消費市場。

      為了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國內企業經營和經濟發展的沖擊,日本政府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在融資、就業等方面加大對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以求共度危機。

      第一,政府推出“新型冠狀病毒傳染病特別貸款”和“特別利率補貼制度”,通過國民金融公庫向那些受疫情影響經營惡化的中小企業以及個體工商戶提供實際無息、無須擔保的長期特別貸款。

      首先,“特別貸款”的融資額度為6000萬~3億日元不等(約合390萬~1900萬元人民幣),期限為15年以內(運營相關貸款)或20年以內(設備貸款),利率為最初3年基準利率下浮0.9%(實際利率為0.21%~0.46%之間),第四年以后維持基準利率。

      其次,在“特別貸款”的基礎上,貸款對象若滿足一定條件,“補貼制度”將為最初3年的利息提供全額補貼,具體條件為:

      ①個體工商戶:無限制條件;

      ②小微企業:近3個月來平均營業額同比減少15%以上;

      ③中小企業:近3個月來平均營業額同比減少20%以上。

      第二,對原有申請“小微企業經營改善資金”融資的小微企業,提供3年1000萬日元額度利率下浮0.9%的優惠政策。優惠后,實際利率由原1.21%降為0.31%。

      第三,其他特別信貸政策,如針對近1個月營業額同比下降10%的酒店業、餐飲業提供的“衛生環境劇變應對特別貸款”、針對大企業和中堅企業提供的危機對應業務(具體內容尚未公布)、針對中小規模以下企業提供的信用擔保業務等。

      第四,通過對制造業、商業、服務業的直接補貼。補貼內容主要是企業在新產品和新服務研發以及生產過程改善等領域的投資部分,或在應對疫情時對于促銷方面的投資,如在線銷售、自動化接待等,或為確保業務的持續性以及提高工作效率等目的而引進IT工具等方面的投資。這些補貼的金額從50萬日元(約合3.3萬元人民幣)到1000萬日元(約合65萬元人民幣)不等。

      第五,通過“雇傭調整補助金”制度,對那些受疫情影響而停工、停業或者經營活動規模減少、生產停滯的企業,在員工工資、停工補貼等方面加以補助。補助發放范圍約占全部企業的二分之一(大企業)至三分之二(中小企業),補助時期約1年間100個工作日(3年間150個工作日)。補助額度約最高達8330日元 / 日(約合540元人民幣/ 日)。

      第六,針對受停課影響而不得不休息在家以照顧孩子的家長提供的“帶薪休假”補貼。該補貼針對有學生(小學和特殊教育學校)或孩子(幼兒園和保育園等)需要照顧、或是由于孩子感染新冠肺炎而必須請假照顧的家長,不限就職企業規模,補貼額度為休假期間全額工資(上限為8330日元/ 天)。

      第七,其他支持、支援制度。如就業與雇傭活動的支持政策、遠程教育事業者支援制度、年金和保險金暫緩繳納制度、遠程辦公的業務和IT硬件支持與專家免費咨詢制度、進出口企業貿易對象國信息支持制度和進出口手續簡化、許可證延期制度等。

      日本政府(主要是經濟產業省)為上述補貼、補助和支持、支援制度,提供總額為1.6萬億日元(約合1036億元人民幣)的追加財政預算,并在各地下屬經濟產業局、信用保證協會、公庫、勞動局等部門設立專門窗口專門處理相關業務查詢與辦理。從經濟產業省提供的繁復的介紹材料可以看出,日本政府為降低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以及對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的沖擊頗下了一番功夫,出臺的政策和制度是建立在對大量企業和社會經濟信息細致和科學分析的基礎之上,可執行性和時效性都很強,而政策的效果,我們不妨多加關注,看看日本政府交出的這篇經濟學“作業”能得到怎樣的分數。

      作者為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

      (校對:顏京寧)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久久超碰色中文字幕-五月丁香婷婷六月综合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