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6be4w"><span id="6be4w"></span></cite>
  1. <rt id="6be4w"><optgroup id="6be4w"></optgroup></rt><cite id="6be4w"><li id="6be4w"></li></cite>
    <cite id="6be4w"></cite>
      <cite id="6be4w"><span id="6be4w"></span></cite>
    1. <rp id="6be4w"><meter id="6be4w"></meter></rp>
    2. <rp id="6be4w"><meter id="6be4w"></meter></rp>
      <tt id="6be4w"><form id="6be4w"></form></tt>

    3. 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風波中心的“同人文化”
      2020-03-06 13:42 作者:胡月 來源:新域實驗室

      文/胡月

      最近,一場源于粉圈的風波讓“同人”這一詞語出了圈。很多路人在被迫吃瓜的同時,也第一次接觸到“同人文化”。

      何為“同人”?同人圈背后又隱藏著怎樣的商業邏輯?

      關于“同人”“同人文化”目前并沒有權威的定義,大致可以理解為在有相同愛好的群體中流行的,基于已有作品進行的二次創作。同人作品、作品的創作者、受眾以及基于同人作品制作的周邊等,共同組成了“同人圈”,形成“同人文化”。

      目前普遍認為“同人文化”起源于日本,最早在日本、歐美等國流行,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傳入我國。

      “同人”不只有“同性”和“顏色”

      對于很多不了解或了解不深的人來說,可能第一反應會將“同人”與“同性”畫等號,或是覺得同人作品都是一些“有顏色”的作品。

      這其實是對“同人”的一大誤解。誠然,這些題材的作品確實是同人作品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或許你只是想要讓“眼瞎”的女主和善解人意、默默付出的男二終成眷屬呢。

      大家都知道,“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物種的多樣性決定了人們對于文藝作品的理解總是不盡相同。而同人創作則可以看作是人們根據自己的喜好,對原作品的一種加工。這或許也是同人文化形成的原因之一。

      畫師們可以根據自己的想象,將文學作品中的人物具象化,讓人物更加生動、立體,或是賦予動漫人物新的形象,讓他們更符合自己的審美。

      寫手們也可以為喜歡的角色創作新的故事,讓他們在“平行世界”中繼續生活。

      受眾們則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欣賞不同的同人作品。

      其實,最近幾年大火的國產動畫電影中,也不乏一些對已有文學作品的改編。

      比如此前大火的動畫電影《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就是以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記》為基礎進行的擴展和演繹。

      大圣歸來.jpg

      圖片來源:《西游記之大圣歸來》截圖

      去年上映的《白蛇:緣起》,則是在中國民間流傳甚廣的傳統故事《白蛇傳》的基礎上進行了創新。

      白蛇緣起.jpg

      圖片來源:《白蛇:緣起》截圖

      同時,隨著時代變遷,互聯網以及科學技術的普及與發展為同人創作提供了不少技術支持。起初創作者們大多只是寫寫同人文、畫畫同人圖、出出同人COS等,后來慢慢有人開始進行視頻剪輯、音樂制作等,同人曲、同人舞……各種各樣的創作形式層出不窮。

      由古風圈、配音圈等多個圈子內的眾多知名人士共同參與制作的《魔道祖師》同人曲——《同道殊途》,當年一經發布就在粉絲群體里引起轟動

      同道殊途.jpg

      萬物皆可出同人?

      同人文化起源于動漫領域,后在小說和包括游戲在內的“二次元”領域迅速發展。

      而隨著粉絲群體和粉圈文化的興起和壯大,同人文化也逐漸開始影響“三次元”。如今,粉圈中經常提到的“RPS”和“RPF”,就是指基于真人的同人創作。

      值得一提的是,通常情況下,任何形式的同人作品產生的初衷,都是出于對原作或是原型的喜愛,畢竟沒有人愿意將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浪費在自己不喜歡的人、事、物上。

      就這樣,隨著互聯網的不斷開放,同人圈子也在不斷擴大,同人文化逐漸蔓延到各個領域,同人創作早已不局限于小說、漫畫等作品,如今大有“只要有愛,萬物皆可出同人”的趨勢。

      萬物皆可同人.jpg

      同人文化發展到如今,多少也有點脫離了此前對于同人的定義。有時,即便是兩部風馬牛不相及的作品中的角色,或是兩位八竿子打不著的明星,都能被湊到一起,這就是所謂的“拉郎配”。

      在這件事上,憑借同人視頻剪輯而成為“B站頂流”的賈玲和岳云鵬就頗具代表性,畢竟在嗶哩嗶哩網站上,這二位與別人的“拉郎”視頻不勝枚舉。

      b站拉郎.png

      有網友調侃:“小岳岳”表示同仁可以,但真的不想再追車了

      岳云鵬.jpg

      圖片來源:《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截圖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有喜愛同人文化的人,自然也有因此覺得困擾的人。有網友認為,過度泛濫的同人文化帶來了大量的爭執,這給原作及創作者和一部分喜愛作品的普通受眾帶來了不少困擾,而為了遠離這些紛爭,只得選擇徹底“退坑”。

      因此,目前也有不少人在理性思考:同人創作的度究竟應該如何掌握。

      同人創作也能“賺大錢”?

      同人作品產生的初衷是為了志同道合的人互相交流,從這一角度看來,同人創作與商業創作相對,是創作者自主進行的自由創作。同人圈也有一種觀點認為,只有不以營利為目的,不進行商業出版的作品,才能稱為同人。

      在最近正在發酵的這次風波中“躺槍”的AO3(Archive of our own),就是一個非營利且開源的同人創作平臺,只要符合平臺要求,同人創作者就可以將自己的作品上傳到網站,供網友瀏覽。

      雖然直到現在,仍有不少圈子和同人創作者堅持作品或相關周邊不做商用,但同人文化在多年的發展變化中,也出現了不少變現方式。

      一些技術過硬的同人創作者會在作品積累到一定程度時,將這些作品集納在一起,做成一種自制出版物,稱為“同人志”。

      “同人志”是同人圈中最常見的變現方式。

      在同人文化的起源地日本,很多知名漫畫家,在出道前都有同人志創作的經驗。

      比如《圣傳》《東京巴比倫》《魔卡少女櫻》的作者,日本知名漫畫創作團體“CLAMP”,創作了《哆啦A夢》的漫畫家組合“藤子不二雄”,以及去年8月離世的日本著名漫畫家森永愛等。

      “封印解除”

      小櫻.png

      圖片來源:《百變小櫻》截圖

      誰不想擁有一個“機器貓”呢?

      哆啦A夢.png

      圖片來源:《哆啦A夢(水田版)》截圖

      森永愛創作的同人作品《藤真的真實》,漫畫中已經能夠看到一些她的成名作《貧窮貴公子》的影子了。也有一種說法是,《貧窮貴公子》主人公山田太郎的原型就是《灌籃高手》中的藤真健司。

      藤真的真實.png

      而根據日本矢野經濟研究所2019年發布的針對日本“御宅族”市場進行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日本國內同人志的零售額每年呈現出較為穩定的增長趨勢,2018年達到820億日元的規模。

      同人志市場.jpg

      圖片來源:矢野經濟研究所

      另外,日本2007年的一則新聞中提到,以“品川薰子”為筆名的著名同人漫畫家因偷逃稅被起訴。據悉,其在2003~2005年的三年時間里,販賣自制同人志的所得收入超過2億日元,但只繳納了2000萬日元稅款。

      在該新聞曝出后,還有人在日版“知道”上發布相關問答

      提問.png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同人創作者都能有如此巨額的收入。

      而日本同人漫畫家的不菲收入,則得益于日本同人志市場的成熟發展。

      據知乎用戶@Cook1e丶介紹,在日本發行同人志不需要書號,但一定要有“奧付”,也就是書籍信息記錄頁,其中要注明團體名、發行者、發行日、聯絡方式和印刷單位。

      在日本,同人志不僅能在書店里銷售,大大小小的“漫展”也為創作者們提供了豐富的銷售平臺。

      Comic Market就是日本乃至全球最大的同人志即賣會(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漫展”),自1975年開始至今已經舉辦了97屆,不少知名漫畫家都是在Comic Market上被發掘的。

      當地時間2015年12月29日,第89屆Comic Market上,各式各樣的同人作品攤位

      攤位.jpg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當然,除了同人志之外,各種類型的同人周邊,也是變現的方式之一。這之中,以方便操作的掛件、立牌、徽章等最為常見。

      同人與原作不是只能“劍拔弩張”

      一直以來,同人創作都難以擺脫一個尷尬的境地,就是其對原作究竟是否構成侵權。

      江南以金庸多部小說中的人物為原型創作的“同人小說”《此間的少年》就曾被訴侵權,該案最終以原告方金庸一審勝訴暫告終結。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法院認為雖然《此間的少年》一書中部分人物與金庸作品中的人物一樣,但故事情節、時代背景等要素都是全新的,所以不構成著作權侵權,但由于江南利用讀者對金庸作品中武俠人物的喜愛提升自身作品的關注度后,以營利為目的多次出版書籍且發行量巨大,因此構成不正當競爭。

      由此看來,同人作品想要大規模商業化并從中獲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也不是所有原作與同人作品的關系都是如此“僵硬”。

      對于一些作品來說,大量的同人創作也是對原作的一種宣傳。

      比如此前大火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不少網友都是因為看到了“鋪天蓋地”的同人作品,才紛紛被“安利”而走進電影院的。

      而像這種同人“輔助”原作的例子還有很多。

      事實上,如今不少動漫、游戲的官方都非常鼓勵粉絲進行同人產出。

      比如人氣網游《劍網3》(《劍俠情緣網絡版叁》),不僅官方經常會轉發粉絲的同人作品,還專門設置了用來展示玩家同人作品的微博。

      同人秀.png

      甚至還會定期舉行各式各樣的同人大賽。據悉,僅在去年9月的“十周年同人嘉年華”活動中,官方就收到了近2萬份投稿,評選出近900份獲獎作品。

      另外,從《劍網3》用戶總監@劍網3安琪在微博上的評論也可以看出,《劍網3》此后還將有序開放商業化授權。

      劍網3安琪.png

      事實上,特別是在“二次元”領域,像《劍網3》一樣鼓勵粉絲進行同人創作的絕不在少數。

      由此看來,在某些情況下,同人作品與原作也可以達到相輔相成的和諧共處。

      同人創作源于喜愛,但或許正是激烈的情感表達,給這個圈子帶來了不少誤解和質疑。尤其是在涉及“三次元”之后,同人創作也確實暴露出一些亟須解決的問題,不少理智的網友最近也開始反思同人文化該如何發展。

      前兩天,有位娛樂博主發布了一條微博,建議明星以后可以在微博簡介上標注自己對于同人的接受程度,引發了網友的大量討論。

      標注.png

      或許這條微博調侃的意味更重,但似乎也不失為一個解決方法。分級閱讀和預警機制,或許能幫助大家篩選和避開自己不喜歡的內容,進而避免不必要的爭端。

      對于同人作品,你有哪些了解?來聊聊你心目中的同人文化吧。

      編輯:黃玉璐

      校對:顏京寧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国产亚洲观看视频在线-久久超碰色中文字幕-五月丁香婷婷六月综合缴情